[千般荒唐之世。]

【小说翻译】魔女の家エレンの日记——第一章[7]

中文名:魔女之家: 艾琳的日记

英文名:The Witch’s House: The Diary of Ellen




魔女之家作者fummy的亲笔之作,讲述的是游戏之前发生的故事。

 

[内容转自贴吧][已授权]


[上一章:第一章[6]


5


我恍恍惚惚地站着,右手手臂异常沉重,好似被恶魔操控一般。




一滴滴不知是谁的鲜血自刀的末端滴下,在地上汇成一滩。




父亲的身体倒在母亲之上。紧紧交缠的两具尸体,没有任何留给我的位置。




这激怒了我。




在生命的最后时候,他抓住的是母亲。




父亲只看得到母亲。




对他来说,没有她的生活实在是太痛苦。




所以,这大概就是最好的结局。








我缓缓后退,注意到另一个房间的门半掩着。




父亲的房间。




更准确的说,那是父亲和那个曾经是母亲的女人的房间。




我的视线无法从门缝移开,心跳加速,但仍很平稳。




里面传来不同于母亲身上的香味。




像是被人从背后推着,我用握刀的手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只听得到门开时咯吱咯吱的声音。




整个房间满溢着香气,那种甜到让你窒息的气味。






房内很暗。




一张单人床靠着远处的墙摆着。




狭小的房间深处,桌上的一支蜡烛模糊出微弱的光芒。




桌上放着盘子和碗,和一个薄壁的圆柱状物体,里面烟雾袅袅升起。




我知道,那是一根烟斗。




我猜,是父亲的。




这就是甜蜜的香味的来源。




我缓慢地向床走去。




东西扔得满地都是,一不小心我就会被绊倒。




我走到床边,坐下。




这张床比我的床还硬,坐起来很不舒服。




他们把质量更好的床让给我了吗?




这让我呼吸困难起来。




我不知道。




我凝视着从烟斗里冒出的烟。




透过烟雾,我看到这么一副光景:微笑的父亲,母亲,和我。




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快乐的家庭。














哈……




我抽着鼻子。




为什么要发生这一切?




幸福家庭宛若镜花水月,我意识到玄关处的两具尸体,和垂下的手里握着的刀子。




为什么会以这种方式结束?




我只是想要被爱。




我想要爱他们。




但没有人爱我。




我的眼睛很痛。




可能是烟雾迷了眼。




每次眨眼,我的视线就会变得更加模糊。




没有人爱我。




为什么?




……因为,我生病了?







我摸着脸颊上的绷带,上面覆着汗水、泪水与四散的血液的混合物。




我触碰着皲裂的皮肤,像是在做着检查。




“啊啊啊啊啊……”




我抓着自己爬虫似发炎的皮肤。




很痛。




但像是上瘾一般,我继续抓着。




因为我生病了——就是因为这样——




没有人爱我。




每个人都急着从我身边离开。




父亲不看我。




母亲抛弃我。




我是什么?




艾琳。那是我的名字。但艾琳是什么?




一个可怕,肮脏,丑陋,生病的小孩?




一个只能注视着后巷的娃娃?




一个,永远,不会被爱的女孩?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对脸的施暴已经无法满足,我开始撕扯自己的头发。




头发卷入嘴里,沾满口水。




很痛。




很痛。




但我的心更大声地尖叫着。




就在那时,我听到咔嗒的开窗声,理智渐渐恢复。




一阵强风吹进屋内,烟斗从桌上摔到地上,烧焦地上的一块布料。




几秒后,我的大脑反应过来。




要着火了。




我得赶紧离开。












……它必须消失。




我的思绪突然停止。




消失?




为什么?




……这个房子已经一无所有了,不是吗?




我往后退着远离逐渐旺盛的火势,迅速逃出房子。












深夜的一条后巷里。




我很快就喘不过气来,甚至不能跑超过两个房子远。




我的赤足踩在冰冷的行道上。




它们被我和其他人的鲜血染成了红色。




肯定,我留下了脚印。




可能,我生来就穿着红色的鞋子。




我如自己所愿走着。




手里握着的那把刀融入了夜色之中,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




贫民窟没有街灯。




现在是午夜,家家户户都没有亮灯。




照亮我的,只有黯淡凄冷的月光。




没有人在旁边指责我的所作所为。




那些会审判我的人,已经放下了他们的天平,沉沉睡去。














路上,我被绊倒,摔在一处满是垃圾的地方。




那里堆着堆堆垃圾,金属碎片,还有些别的废料。




我的胸膛和胃都在抽痛,面朝地倒下。




我没有力气重新站起,只能吃力地把头转向一边,




呼出一口冰冷的白气,疲倦突如其来席卷全身。
















我的右手,仍握着那把刀。




它脏污的刀锋闪着惨白的光,我力竭的手指颤抖着。





”你会死吗?“















小刀似乎在向我提问。




我虚弱地摇摇头。




不能这么做。




你就是我的獠牙。




一只猫不能用自己的尖牙撕开自己的喉咙,不是吗?




我闭上眼。









我现在该做些什么?




首先,明早会醒过来。




但后天呢?再之后的日子呢?




在寒风中发抖,因为双腿的疼痛而哭泣,胃里空空如也度过一个个无眠的夜晚,很快我一定


会无法动弹了。




然后,可能会有人葬了我。




可能,会有一只仁慈的手会引领我躺入大地之床。








我知道,那是不可能发生的。




我埋了那只黑猫,因为她是非常瘦小脆弱的生物。




因为她足够轻巧,让我抱在臂间。




我知道那只猫优美的形态,她优雅的生活方式。




所以我想拥抱她。




而我呢,谁知道我?




谁会看着我?




就算有人看着,谁会认为我是美丽的?




没有人会对我伸出援手。




就算有人帮我,我也会愚蠢地拒绝。










我想象着自己站在后巷那只黑猫所在的地方。




恩……可能那里比较适合我。




我不再那么想。



就在那时--




““Yo.”(注1)











一个声音将我拉回了现实。




听起来像是个年轻男孩的声音,但带着奇怪的冷静语气。





我感到有些莫名地振奋,抬起身来。





我望向四周寻找声音的主人,但视野所及尽是空无一人。





“在这里,艾琳。”





喊我名字的声音熟稔得好似与我相识了多年。





我往上看,一只黑猫坐在摇摇欲坠的栅栏上。





我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来的。














月亮飘浮在黑猫身后,和它的双目有着相同的色泽。




自然地,我想起了之前埋掉的那只黑猫。




它的眼睛就如她的一般泛着金色的光芒。




但,两者是不同的。




它不是她。




因为,她是一只“猫”。




我面前的这个生物,并不是“猫”。




猫不会像人类那样说话。
















“你真是帮大忙了。之前我就要死了,好饿。”




它满足地舔舔前爪,就如真正的猫一般。




我揉揉眼睛。




这不是幻觉。




“我……”我失神地喃喃着。




“我曾给过你什么?”




可能很高兴我终于回答他了,猫说话的时候跳了起来。




“是的!总计两条美味的灵魂。“




我抬起一边眉毛。




他说什么?灵魂?








“是的,人类是由灵魂和身体组成的。你知道吗?”




我微微摇头。




猫清了清嗓子- “啊-咳!”,然后开口说道:




“人类是由灵魂和肉体组成的。活着的时候,你无法食用他们。但是他们死后,你就可以将




灵魂吸出来吃掉。这对我们来说难以负担。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让一些人杀掉他们,这样我




们就可以大快朵颐了。你今天的所作所为,可是救了我一命!你不在的话,我都不知道该怎




么办……嘿,艾琳,怎么了?”











我站起身,双腿依旧颤抖着。




面色可能如夜风一般暗淡。




“……你,吃了父亲?”




我不知道这些所谓的“灵魂”是什么。




但看起来它对人来说非常重要。




所以,他吃了它?




我感觉面前这个有着古怪外形的生物玷污了父亲。很奇怪,那个曾经是我母亲的女人并没有


出现在脑海里。




“呐,是的,但……”




他看起来在担忧什么,但只是看起来罢了。




他并不真正忧虑什么。




“……艾琳。是的,看起来我们的所作所为是很自私的,但就算我告诉你我没有吃掉它们,


你又怎么去确认呢?而且,我是否吃了他对你来说要紧吗?”




那只猫摇了摇他的长尾巴。




我无法回答。




就如他所说的。







那只黑猫安静地低头看着我。




他的眼睛有种娃娃眼睛的冷酷感,这让我觉得很不舒服。




我无意识地别开视线,嘴唇因着冷或恐惧而颤抖着。




我到底在跟什么对话?




我叹口气,驱散这种没有安全感的感觉。




我感到腿上的痛再次回来了。




右臂随着心跳痛着。




想着我是如何在这样冰冷坚硬的人行道上站着,我就想哭。




我现在要做什么?




我一边想着,一边看向黑猫身后的那轮月亮。




月亮好似染上了诡异的红色,如汩汩流动的红色血管。



“所以,嘿,我想向你道谢。”




“哈?”




猫略微抬高了声音,让我重归意识。




“我们这样的恶魔可以从你这样的小孩身上得到灵魂。作为谢礼,我们会赐予他们魔法。我




在想,我可以赐予你一种特殊的符咒,艾琳。”




“……“




我扬起一边眉毛,不想再多做些什么。




我甚至不喜欢说话。




“艾琳,我给你一栋房子。”







……房子。




我稍稍睁大了眼睛。




黑猫看起来也注意到了。




”你已经无处可去了,是吧?你能像这样继续活下去吗?你只能拖着你腐烂的双腿,在这个




肮脏的小镇里慢慢死去。一团糟,是吧?我不想看你变成那样。跟我来。我欢迎你。“




猫的话仿佛成了动听的旋律,在我脑里绽开了一朵花。




一处温暖的地方。




这是我这具冰冷的身体现在最想要的东西……










”着火了!“




突然,我听到一阵尖叫。




我转向声音的来源,看到我的房子烈焰滚滚。




火焰蹿升起来,将周围的云割离开来,无法停止,雷鸣般地吼叫着蔓延开来。










我惊奇地望着大火。




再也回不来的房子。




从未爱过我的房子。




父亲和母亲的脸浮现在脑海中,记忆里被血染红的他们与远处的大火重叠了。




眼睛发涩,并非是因为烟雾。










”感觉怎样?“黑猫问道。




我转向他。




我不管什么恶魔,什么魔法。




我只知道如果我说不,我就会变成后巷里一具冰冷的尸体。




……我不喜欢寒冷。




所以我点点头。




这只是个微弱的动作,可能看起来我只是稍稍低下了头。




但黑猫就此视作我答应了。




我的意识像折断的线一般剥离开来。






人群来来回回,忙着救火或从远处观望。




但没人注意到,在后巷的某处,一个女孩和一只黑猫消失在后巷的深处,好似被无际的黑暗


所吞噬。




------------------------------------TBC------------------------------------


译者注:
1. 因为楼主玩的是英文版的魔女之家,所以关于这个”Yo“该如何翻译无法确认,就此保留原样,如果有吧友知道的欢迎提出指正。
评论
热度(2)

© 千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