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般荒唐之世。]

【小说翻译】魔女の家エレンの日记——第一章[5]

中文名:魔女之家: 艾琳的日记

英文名:The Witch’s House: The Diary of Ellen

 



魔女之家作者fummy的亲笔之作,讲述的是游戏之前发生的故事。

 

[内容转自贴吧][已授权]


[上一章:第一章[4]


4.


深夜。




我从焦渴中醒来,摇摇晃晃走向水槽。




微弱的月光穿透窗沿,为整个房间笼罩上苍白的色彩。




因为寒冷阵阵发抖,我用手接了些水,喝下。






我打开衣柜抽屉,打算取出些绷带。




只剩下两三卷了。




事实上,今早喝的药是剩下的最后一点了。




如果不能再吃药,会变成怎样?




我忆起母亲的话:“如果不吃药,会变得更糟糕。”




这只是让我喝下这剂苦药的借口吗?




还是因为事实的确如此?




……我不愿再想下去了。




我颤抖着,不是因为寒冷。




我已经忍受了太多的苦痛。




就算是恶化,事情也不会有所改变。




我已经彻底的,精疲力竭了。




我开始往床铺的方向往回走。













一路上,我扶着墙,解开绷带。




它们被卷成一团丢在玄关。




走过它们时,忽然之间,我注意到前门一道微弱的光。




……不可能。




我的心因为希望急遽鼓动着。




眼睛和双腿自然地转向那抹光源。




“妈妈……?”




好像已经很久,没听见自己说话的声音了。




我终于看到了,刚刚对着喊的,那团阴影。











母亲站在门边,惊讶地看着我。




矮桌上的油灯,模模糊糊地照亮眼前的场景。




您回来了?




我没有问出声。




我应该是欣喜若狂,扑上去抱住她。




但我无法移动脚步。




为什么?




眼前的女人,是缘由。




母亲看起来更加的体面,像是另外一个人。




之前蓬乱的头发已经被发夹定好,颈间围着一条从未见过的围巾。




脚边放着一个大包裹,看起来像是要前往别处。










“您要……去其他地方吗?”我直白地问道。




我不是在逼问她,也不是想让她感到不舒服。




这只是脑海里涌现的问题。




母亲脸上的表情暗了下来。




犹豫了下,她示意我过去。




我跑了过去,抱住她。








瘦弱的双腿钻心的痛。




但在母亲的芬芳里,我可以忘掉这样的疼痛。




“艾琳……”




母亲抱住我。




我能感受到她的颤抖。




她在无声地哭泣。




她很难过吗?




如果不是,那为什么要哭泣?




我不知道。




但我也感到很悲伤,更用力地抱紧了她。
















“对不起,艾琳……”




对不起?




之前的想象里,我一次又一次地原谅了道歉的母亲。




但现在,我觉得她是为了另一个的原因道歉。




我看着她,好像从未了解过她。




她避开我的视线,不能直视我。




我胸口一紧。










我开始审视现在的情况。




母亲之前不曾回家。




她穿着体面,带着一个大包。




在父亲熟睡的深夜归家---




我垂下视线。




母亲穿着漂亮的鞋子。




我从未见过的,白色的鞋子。




父亲不是那种会买这些的人。




我们没有闲钱买这么昂贵的鞋子。




所以,父亲之外的某个人,替母亲买了这些鞋子。




无论是谁,母亲都打算离开这个房子,和他生活在一起。




我不能理解。




我的身体颤抖着。但面对这样的情形,我也找不出任何答案。




母亲——










母亲,想要抛弃我。



母亲那曾让我舒坦的气味,现在迅速变成令人作呕的东西。




空中弥漫的白牛奶般的雾气渐渐散去,夜里的寒气割着我脆弱的皮肤。




我的悲伤,消失了。




眼角的视野里,油灯火焰摇曳。




在它的旁边,是用来做手工的一把小刀。








“和父亲一起好好生活,好吗?”




我怀疑耳朵出了什么问题。




这个女人,在胡说些什么?




我怀疑地打量着她。




父亲只看得到您,母亲。




您难道不知道,他是多么的爱您?




您难道不知道,父亲是如何的不爱我?




这个女人真的认为,我和父亲能好好相处吗?




就算他是如何想您,如何爱您,您只是打算放弃他的爱?




和——





放弃爱我?












母亲缓缓松开我的身体,优雅地拭去泪水。




那是一张体贴关怀的母亲的脸。




但我就像看着不认识的女人一般看着她。








“保重,艾琳。”




她拾起包,转身离去。




“妈妈。”




我喊住了她。




声音里没有任何感情,就像是别人喊出来的。




她的手放在前门门把上,犹豫了片刻。




她转过身,脸上带着慈爱的笑容。




我垂下头,用母亲听不到的声音喃喃低语。




她蹲下身想听清我在说什么。















然后——




我拿起旁边的那把小刀,




刺向了她的喉咙。



红色的血喷薄而出。




那个女人开始尖叫。




我没有停下来。




刺向她的脖子,




无法停止地,一次又一次。




从每一个角度。




那个女人倒在了地上。




我换只手,低手握住刀,对着她矮下身,浑身浴血。














我知道,脖子是很脆弱的部位。




因为那只猫曾攻击老鼠的脖子,让它再也无法动弹。




我的手臂自由了。




我的手臂自由了。




我想起那只黑猫。




那只捕捉老鼠的,美丽的黑猫。




她的武器就是尖牙。




我以为我没有武器。




不是的。




我的武器,一直就近在手边。










如果你不再爱我,我也不再需要你。




如果你是被爱的,但你不接受这份爱,我永远不会原谅你。




我承认了。




我承认,我恨着母亲。




作为一个女人,我嫉妒她,被父亲爱着。




但如果母亲能一直爱我,这种恨是可以压住的。




我也能继续爱她。






















我放开了母亲的爱。




那个,我一直绝望地攀附着的东西。




沐浴在她温暖的血里,我意识到了这点。




我能呼吸。




但我还没能说服自己能否真的放开。




在血海深处,我抱紧膝盖,啜泣着。


















这个,才是真实的我。




我就是后巷的那个人。




我避开不想看的东西。




我想要装作一无所知。




它确实是存在于那里的,但我所做的,也只是知道它就在那里。




当我扬起泪流满面的脸微笑时,一只手伸向了我。




我握住她的手。




然后,那只手变成了一把染血的刀子。




我站在玄关处。




面前的那个女人,坐在门边,不再说话。


------------------------------------TBC------------------------------------


评论
热度(2)

© 千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