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般荒唐之世。]

【双真】【虐向】你真是疯了——Part 25~后记

文/格格木c


[内容转自贴吧][已授权]


[上一章:Part 21~Part 24


Part 25

我是橘真琴。

准确的说是他心里的那个橘真琴。

恩……这么说好像也不太靠谱。

大概是替身一类的东西。

打从我有思想和意识开始,我就一直用橘的眼睛来看着世界。

我们共用一颗心。

他所想的我都会第一时间明白。

橘真的是一个很笨的家伙啊……怕黑,怕鬼,怕打雷。

有许多事情我相信如果我去做的话,一定可以做得更好的。

比如在抓住遥的心这方面。

这个笨蛋,以为时时刻刻守在人家身边就是定数了吗……

真是……

当然,我在这方面很有自信。

虽然我暂时还没有能力控制他的身体……

所以,听到遥和凛要结婚的时候我也是为橘捏了一把汗啊……

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很想帮这个笨家伙追到遥。

我不想看他伤心。

说起来,我倒是暗恋橘很久了啊,从什么时候开始,大概是第一次看他哭的时候吧。

只有我看到过,圆圆的脸很可爱啊。

哪里像现在,整天一听到遥就好像我说了天大的错话一样……不开心……

要说一个身体怎么爱……

那我哪里知道,可是我就是喜欢他,爱他,就算不能光明正大,那也一样。

爱人,爱人,不就是最爱的人吗。

那么橘就是我的爱人,我也就是橘的爱人了。

身为橘的爱人呢,我就需要保护他,做许多事情。

比如,

他需要改变。

我这个想法已经存在了很久了。

那个感觉在收到凛和遥的请帖的那个下午尤为强烈。

我必须做点什么。

我竟感觉自己可以说话说出声音了。

“今天不是要去参加遥的婚礼吗?”

“哪里那么多为什么,你整天笑的不累吗?”

“你是谁?”

“我是你啊……橘,难道你就想这幅窝囊样去参加遥的婚礼吗?我都觉得看不过去。”

“来,让我们打扮得好一点。”


Part 26

早上醒来,橘真琴惊讶地发现自己头昏脑涨,双腿也直打颤,就好像昨夜没有睡好一般。

“早上好!”一个充满活力的声音对他说。

“早上好……”他打了一个哈欠,嘟囔着算是回答。

“早上去跑步就是神清气爽啊。”那声音说道。

“恩……恩?”橘真琴愣了几秒,才发现哪里不对。

“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你想锻炼却要用我的身体吗?”他强忍愤怒。

“我就是你啊。”那声音笑道。

“够了,我不想听这句话!”橘真琴有些头痛,他用力揉了揉脑袋。

“我会心疼的,宝贝。”

橘真琴只感觉自己的右手又不受自己控制了,心下一火。

“橘,你别做傻事。”仿佛发现了橘真琴的意图,那声音说道。

橘真琴不理会那人的话,执意活动右手,和那人对抗着。

“橘,你别……”那声音呢喃着,“我放开,你也放开。”

橘真琴只觉得自己的手忽然可以活动了,但他受之前的惯性驱使,胳膊一下子甩在了墙壁上,发出一声闷响。

“嘶……他倒吸了一口气,手指的骨节处竟细细地渗出血来。

“你这家伙……“橘真琴皱紧了眉。

“橘……我……我不想这样的……”那声音显然有些慌乱,“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橘真琴发觉自己的左手想去触摸右手的伤口,这感觉真是太难受了。

他便一使力,将右手移开,左手扑了个空。

橘真琴的已经忍耐到了极点。

“你不要再来打扰我了!”他几乎是用尽自己所有的力气吼道,“工作的事吃饭的事晚上的事,都和原来不一样!只要你在什么都不正常,为什么要阻碍我!我也有我自己的规划自己想要的生活,你不是我,你和我不一样!你可以离开也可以回来,你太自以为是太自私了,你这个疯子……”

他竟哽咽了。

“……”好久,他都没听到那人的回应。

清晨的阳光照进屋子,照在颓然坐在墙角的男人身上。

橘真琴看着自己渗出血滴的右手,缓缓地,慢慢地抬起左手摸了摸。

“为什么……”他喃喃道。

他听到了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他听到了血液流淌的声音,他听到了自己的眼泪滑过下巴滴在地板上的声音。

还有那人最后的声音。

“因为我爱你啊……”


Part 27 完结章

“由于橘真琴先生温和的销售方式与优良的服务态度,我超市决定将橘真琴先生提升为销售总经理,其搭档山野子百合小姐为副经理。”

年终奖颁发典礼上,橘真琴收到了这么一份大礼包。

他并不意外,因为他早就料想这么一个结果,自己那么辛苦的工作,也一定是会有所回报的。

不是吗?

他眼睛转向在一旁淡淡微笑着的山野子,她的眼睛依旧那样清澈透明。

“橘先生,我要结婚了。”

典礼结束的时候,山野子这么说。

“还是那个男人?”

“恩……”

“为什么?”

“因为……我爱他……”


昏暗的酒吧弥漫着暧昧的气息。

橘真琴坐在角落里,晃着手里的酒杯。

杯里的酒每次都只差一点就溢出杯子边缘。

“橘先生……”一个穿着暴露的女人凑过来解开橘真琴的领带,他也只是象征性地推了推。

眼睛却一直盯着一位坐在酒吧吧台处,左拥右抱的男人。

那是前几日山野子给他介绍的,她的男朋友。



“他是不是很帅气!”橘真琴第一次见山野子露出那样少女的表情,不由愣住了。

“你……不怕他会背叛你?”因为之前就在酒吧里遇见过有些面熟,橘真琴有些不放心地问。

“为什么会背叛,他也是很虔诚的教徒!”



“教徒吗……”橘真琴笑了,透过殷红的酒,他看到那个男人越发放肆。

那个男人似乎发现了他的目光,转过身冲橘真琴笑了。

在迷乱的地方,在狂躁的音乐中,橘真琴问,“你不是教徒吗?”

丝毫没有认真的语气。

“哈?”那个男人仿佛听到了笑话一般,害怕橘真琴听不到,便扯着嗓子回应,“教徒?信基督教?别逗我了!要是你你整天对着一个禁欲派的修女你硬的起来?那都是骗她的!”

橘真琴喝了一口酒。转移了视线。

“橘先生,今晚……”身旁被冷落的女人凑过来。

“你离我远点,越远越好。”橘真琴微眯起眼睛,给了她一个笑容。

“喂,真琴!你也好久不游泳了!咱们几个比一场吧!”

松冈凛一只手搭着遥的肩膀,另一只手勾住橘真琴说。

“好啊,”橘真琴笑道,“输了可别哭鼻子哦。”
——————————————————————————————

“橘经理……我……我喜欢你……”橘真琴看着自己的小秘书满脸通红地在走廊里堵住自己和自己表白,有些好笑地说了抱歉。

“为什么……”小秘书不死心,已经有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因为你值得更好的人。”橘真琴微笑道。

——————————————————————————
“我越来越像你了。”褐发绿眸的男人轻轻说着,抚上洗漱间里的半身镜。

“怎么办,怎么办……”

“我只是我……我不想变成你……”

————————————————————————————————
拿了年终奖,有一个月的休假时间,应该去哪里呢。

橘真琴左想右想,

还是踏上了回家的列车。
————————————————————————————————

窗外的风景一一掠过。

飞鸟,白云。

蓝天。

海。

阳光洒在坐在窗边睡熟的男人身上。
——————————————————————————————————

一个近乎透明的身影在男人身旁。

一模一样。

他就那样坐着,看着靠在椅背上睡熟的男人。

“好久不见了……橘……”

睡梦中的男人发出一声回应。

那身影微笑着,撑着腮看着橘真琴。

“我很快……就能见到你了……”

橘真琴醒过来的时候,列车刚刚到站,他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长而美好。




—END—


后记

回到那间自己已经不太熟悉的小屋,这个季节,家里人应该都按照惯例出去度假了吧。

橘真琴想着,有些责怪自己的疏忽。

这下好,白跑一趟,进不去家门。

但脚步却不自觉的加快,最后近乎是跑到了小屋门口。

鸟鸣声叽叽喳喳,空气中的光影流动着。

他看见自己家的门敞开着,一个无比熟悉又陌生的身影在屋子里。

那人抱着一只白色的老猫。

“爸妈兰和莲都出去度假了,我留在家里等你。”那人露出温暖的笑容。

放下猫咪,拍了拍手然后扣住橘真琴的后脑吻了下去。

“有没有想我……”

“唔……”

“有没有……”

熟悉的怀抱,熟悉的吻。

是奇迹吗,

是梦境吗,

明明不想靠近,却又放不开。

“话说……”

橘真琴皱着眉看着坐在自己身边不再是精神力的另一个橘真琴,“你是怎么出来的啊……”

“谁知道呢。”那人倒是干脆许多,“不谈这个,我们做些实在的事吧。”他抬起手就向橘真琴扑过来。

“喂你放手……”

“你脸红什么啊,橘。”那人笑着压倒了橘真琴,不出意料地遭到了反抗,

“你这个变态……”

好久不说脏话的橘真琴终于匆忙之中冒出了这么一句。

“我就是你。”那人一边舔着他的耳廓一边回应。

“闭嘴!”

看来……你变得像我的行动,也只能到此为止了,橘。


作者的话:


接下来是我想说的一些话。


这篇文章我拖延了一个月零几天。


有许多想写的和想表达的都没有表达出来,说起来是我功底不好。


其实在看两个真琴对话的时候,把我和你换过来看会有不一样的感觉。


在这个帖子之后,也许我好久都不会开帖子了。


家里的原因学校的原因,我几乎是碰不到电脑的。


很感谢喜欢我和这篇文章的小伙伴们,我不太会说话但是真的很谢谢你们。


凉皮,小秋,兮兮还有hope辰www


有你们在这个冬天我不会冷。


那么,下次再见w


评论
热度(3)

© 千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