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般荒唐之世。]

【双真】【虐向】你真是疯了——Part 17~Part 20

文/格格木c


[内容转自贴吧][已授权]


[上一章:Part 13~Part 16


Part 17

“橘先生,”看到橘真琴没有离开站在原地不动,山野子微笑着打了招呼,“橘先生还没有回家吗?”

“啊……”被她一叫,橘真琴如梦初醒一般。

不好意思地用手指刮了刮脸颊,“刚才……在想事情……”

“没关系,”山野子说,“刚好顺路,一起回去吗?”

“好。”

橘真琴害怕走夜路。

可是在身旁有路灯又有女孩子的情况下,他就显得自然很多了。

如果那家伙在的话,一定会说自己一句“真逊”吧。

说起来,他已经好久不来了呢。

橘真琴竟然有些想念另一个自己。

两人在夜晚寂静的街道上缓慢前行着,山野子的嘴里轻轻念诵着什么。

不用想也应该是《圣经》之类的。

“山野子小姐,您是很虔诚的教徒呢。”橘真琴轻声说。

“哦!”山野子顿了一下,抬起头看着橘真琴,“是啊,相信上帝就有上帝。”

看着山野子如海一般深蓝的眼瞳,橘真琴哽住了。

都说信仰是一个人的支撑,那么他的信仰,又在哪里。


Part 18

好像故意和橘真琴作对一般,整个街道的路灯在一瞬间全部熄灭了。

他愣在原地,感觉眼前的光亮在刹那间突然消逝。

太糟糕了……

他感觉自己的心跳得如此快。

好可怕……

“橘先生,橘先生?”身旁传来山野子的声音,平静得没有一丝波澜。

“我在。”橘真琴几乎是颤抖着回答。

他感觉到自己的双手被握住,对方的手温暖无比。

“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

这句话在橘真琴心中反复回响。

要有光,就有了光。

在黑暗中,山野子感觉自己的手背湿润了。

那个男人,正在默默地流泪。

“上帝总是在最黑暗的地方,”她小声说,“因为他可以随时带给人间光明。”

她轻声说着一句又一句,而身旁的男人却早已泣不成声。

“谢谢你。”良久,山野子听见那个男人哽咽的话语。

“没什么,这是我应该做的。”

她愉快的笑了。

【虽然永无止境的道路看起来总在延续,但这双手一定可以拥抱光明。】


Part 19

“小真小真!”渚拽着怜到真琴家去,一边敲门一边大喊着。

橘真琴睡眼惺忪地开了门。

“早上好啊……”他打了一个哈欠。

“小真早上好!”“真琴前辈早上好”两人分别打了招呼。

走进门去就看见沙发上的被褥。

“咦,小真怎么在沙发上睡,你不是最讨厌沙发吗?”渚发现了异样。

“因为我一个朋友在床上睡了……”橘真琴喝了一口水,“她家里离得比较远,昨天停电所以导致她没回家。”

“这样啊……小真的朋友啊……”渚推开卧室的门。

“等……等等啊渚!”

可是已经晚了。

“诶诶诶诶诶诶诶——!?”

经过了好久的解释,渚才勉强接受“只是一般同事”的这个事实。

“真琴前辈不会是那样的人啦……”怜在一旁拍着渚的肩膀。

“怜,都毕业这么多年了,你可以直接叫我真琴了。”橘真琴微笑道,然后面带歉意地对一旁被吵醒的山野子说,“山野子小姐,实在是对不起。”

“没什么,”山野子微笑,“都是我吓到两位先生了。”

……

“小怜,你有没有发现一件事!”早饭时间,渚拽过怜去咬耳朵。

“发现什么?”

“那个山野子长得很像小遥啊。”

“诶?”

“尤其是眼睛!”渚夸张的眨了眨眼。

“这么说来……”怜扶了扶眼镜,余光瞥向桌子一旁默默吃饭的山野子。

“真的好像啊……”


Part 20

“所以说你们今天来是有什么事情……”眼看着就要上班了,渚和怜还是没有说出来这里的缘由。

“只是一时兴起啦……”渚这样说着,不过像以前一样撇脚的谎言根本骗不了橘真琴。

“说吧。”他点点头。

“那个……凛想要小遥的一张照片……”渚在怜的鼓励下终于憋出了这句话。

橘真琴愣住了。

“照片?”他眨了眨眼,自己也没有几张遥的照片。

“就是……就是很久以前,我们偷拍的小遥做饭的那张。”

“……”橘真琴沉默了。

渚和怜其实隐隐约约都明白真琴对遥的感情,所以每一次提到这两个人,他们都会特别小心。

而那张很久以前上学时的纪念照,橘真琴确实是一直留着,并夹在钱包的最底层。

“好吧……”橘真琴微微笑了。

就把那张最后的回忆抽走吧。

然后,就可以解脱了。



评论
热度(1)

© 千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