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般荒唐之世。]

【双真】【虐向】你真是疯了——Part 13~Part 16

文/格格木c


[内容转自贴吧][已授权]


[上一章:Part 9~Part 12


Part 13

“疯子!说话!”橘真琴在无尽的黑暗中颤抖着喊道,他蹲下身抱住头,眼神中满是惊恐。

好黑,好暗。

“谁说你疯了?”

黑暗中传出他自己的声音。

“……”橘真琴慢慢睁大眼睛,黑暗在他的视野里放大……放大……

“嘁,你不是想看看我吗,来。”那声音渐渐近了。

“不!”橘真琴捂住双耳紧闭上眼。

“你要的,”耳边传来若有若无的温热吐息,“诚实点。”

鬼使神差般的,橘真琴缓缓睁开眼。

疯了,我疯了,我疯了。

这是他脑海中唯一的想法。

和自己交流已经很不可思议了,他竟然还看到了另一个自己。

黑暗中,他和自己面对面,一样的面容,一样的衣服。

整个世界仿佛只有两人的呼吸声。

那个他正冲他微笑,蹲下身与他视线平齐。

“你……是真的吗?”

“摸摸看。”

那人墨绿色的眼眸中满是笑意。

橘真琴伸出右手,轻轻触碰那人的脸庞。

有温度,

“你看,”那人也握住橘真琴的手,向他凑近。

“你……”橘真琴有些发愣,那人靠近他,啃咬着他的嘴唇,堵住了他的问话。

然后向下,含住了他的下巴。

真是极情色的方法。

橘真琴想推开他却发现自己一动不能动,正对上那人戏谑的笑容。

糟了。

橘真琴感觉那人的身体越靠越近,将他扑倒在黑暗中。

舔着他的耳廓,隔着衣服,那人的身体贴上他的,耻骨轻轻撞击着耻骨。

“放开……”橘真琴紧紧闭上眼,这一切让他害怕,害怕到绝望。

那人动作一顿,

咬住橘真琴的耳朵,那人微微叹息了一声,

“累了吧……那就……”


送给凉皮的唾前小故事[与正文无关]

已经是晚上十点钟了,橘真琴刚刚下班。

他的眼皮打架,一下子就躺倒在床上。

“橘,今天有好好带小孩子们吗?”那个声音问道。

“当然……有……”橘真琴嘀咕着,几乎要闭上眼睛。

“别睡啊我还要听故事,”那声音有些委屈,“你说过要给我讲故事的!”

“明天……再说……我困……呼……”橘真琴迷迷糊糊地回答道。

“好吧……”那声音满是无奈,“那明天讲两个!”

……

偌大的屋子里,一个棕色头发的男人躺在床上,已经睡熟,然而他的手却在墙边摸索,找到卧室灯的开关,整间屋子陷入黑暗。

真是让人操心啊……

男人的嘴角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微笑。

晚安,我的爱人。


Part 14

感觉好像昏昏沉沉地睡了很久。

醒来时,橘真琴发现自己躺在宗介办公室的床上,身上盖着宗介的工作服。

“你醒了?”宗介正坐在办公桌前查看病人的病志,听到真琴拿起衣服的声音。

“我怎么会……睡着?”橘真琴自己拍了拍头。

“你是太劳累了吧。”宗介放下文件,接过工作服。

“不是吧……”橘真琴皱了皱眉。

“因为我看你,很正常啊。”宗介微笑。

“可是……“橘真琴直起身,刚才的那几幕还在眼前挥之不去。

“他是真的……真的有另一个我……”

“你是太劳累了。”宗介又强调道,坚定的眼神暗示着橘真琴他没有说错。

……

窗外的麻雀叽叽喳喳地叫着,停在窗台上。

看着橘真琴面带疑惑离开的背影,宗介耸了耸肩。

这次没有报酬的交易,还真是亏了。

【自在的麻雀啊,乌鸦就快到来,那时你还在为谁清唱悲歌。】


Part 15

为了赚些生活费,橘真琴暂时在一家超市做售货员。

自从那次以后,已经过去一个月,那个他再也没有出现。

除了本来的工作没有了,一切似乎还是平常的轨道。

他也渐渐接受了所谓的太疲劳而产生幻觉的这个说法。

“橘先生,请给我一些纸袋。”旁边穿着工作服的女售货员向她招手。

“哦,给你。”橘真琴微笑道。

“谢谢,愿上帝保佑您。”

与他搭档的售货员山野子是一个有着甜美微笑的女孩子。

她有着碧蓝色的眼睛,像天空,像大海,像他。

她信基督教。

在东京这个车水马龙的大城市相信着上帝的存在。

她随身携带一本《圣经》,一有空暇就会抽出来背诵。

她很安静,有一种自己独到的,橘真琴很欣赏的气质。

下班时间,山野子照例念诵《圣经》中的话,这时她每日必做的。

其实《圣经》中的内容橘真琴都听过她念了好多遍,可是她丝毫不厌倦。

“感谢万能的上帝。”结束时,山野子在胸前划了一个十字。

橘真琴叠好脱下的衣服,静静地看着那个女孩子。

有自己的信仰……真是好呢。


Part 16

如果一个城市很大,那么它就会很空。

因为一个人只有一颗心,心心念着那么一个人,城市再大也只是浮饰罢了。

橘真琴站在商店门口,看着山野子收拾商店物品,关好门窗的身影。

突然想到了自己的幼驯染。

在橘真琴心里,其实对七濑遥——

并没有什么割舍不掉的情感。

说白了,只是习惯罢了。

因为是幼驯染,所以依赖。

因为依赖,所以放不开。

一直以来,人们都觉得是遥在依赖着橘真琴,他们错了。

橘真琴,才是最胆小最需要保护的人。

他害怕水,又想和遥在一起,获得那种稳定安宁的感觉,所以学习仰泳。

他害怕黑,总是想要自我保护,所以无论在什么时候都喜欢双手抱胸。

从小到大,他才是最依赖别人的人。

所以想要戒掉这种依赖,就好像戒掉毒瘾。

一旦沾上,腐蚀心智,戒得掉吗?

生生将自己所喜欢所依赖的事物从心中抽出去,像抽出一把刀。

那又是谁将它深深插入心上?

这种痛,真的。

说实话,真的是蛮痛的。

橘真琴微微笑了。

评论
热度(1)

© 千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