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般荒唐之世。]

【小说翻译】魔女の家エレンの日记——第一章[2]

中文名:魔女之家: 艾琳的日记

英文名:The Witch’s House: The Diary of Ellen



 

魔女之家作者fummy的亲笔之作,讲述的是游戏之前发生的故事。

 

[内容转自贴吧][已授权]

 

[上一章:第一章[1]


那个下午,有什么地方出错了。








在后巷,我看到了一团黑色的东西。







它看起来像是一片黑色的布料,或者是涂抹着黑色颜料的什么东西。



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一只捕捉老鼠的黑猫的身影立即跃入我的脑内。




可能,这就是那只黑猫的尸体。




我的视野里只剩下那只黑猫。




我无法平静下来。




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我不得不从床上起身。




下床的时候,全身的重量都压在腿上,袭来的酸痛让我不禁打了个哆嗦。




腿上的疼痛直直窜入脑际,眼角立即挂上了泪珠。




很痛。




但还没到无法行走的地步。




扶着旁边的椅子,我摇摇晃晃地站起来。




我望了望四周,鞋子不见了。




它们一定是被拿走了。




毕竟,母亲曾说过,我不用再离开了。




虽然这曾是我渴望的,但还是有些伤感。










我赤足步出房间。




阳光几乎直射我身上。




明亮的光线灼伤了我的双眼。




手扶着沿途房子的墙壁,我一步步朝后巷走去。




我一眼就看到了那团黑色的影子。




越走越近,猫的影子更加清晰。




如我所料,这是一只黑猫的尸体。









黑猫躺在路的一边。





一只眼球像是倒扣的碗一般爆出眼眶,俯视着破碎的、血淋淋的肢体。










距离黑猫尚有数步,我停了下来。




看着她那相较于初次见到时的变化,目瞪口呆。




我不能跑开,但也不能靠近。




我想起她捕捉老鼠时令人眩晕的景象。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这,又是怎么发生的?




她被货车碾过?




抑或是从高处摔落?




究竟如何,才能让一只活生生的动物,沦落到如此境地?




我感到难过。




我并不那么憎恨对她做了这些事的人。










这就是这个小镇。






它强迫你接受这样的事情,这些令我厌恶的事情。







头顶传来乌鸦嚎叫声。




我抬起头。




它站在高高的围墙上,舒展着翅膀。




它在等待着,她的肉体。




……你认为,我会让你?




我走进黑猫。




我有一种感觉,不能就这样丢下她。




我双手抱起她,保护着她的身体。




她很轻。




也很僵硬。




猫的身体与她刚刚躺着的地方一样僵硬冰冷。




她凸出的眼球戏剧性地表明了她不再是个活物,但当我触碰她的时候……




那份触感,一件东西的感觉。




一个物体。




就是那时我开始知道,生物死亡的时候,它就变成了单纯的,物体。

 

 

 

“我会让你,回归自然。”我郑重起誓道,抱起这个曾经是猫的东西。




周围的地面都已经被铺好,没有地方能埋葬这只猫。




但这附近应该有个公园。




依循着儿时的记忆,我四处寻找着公园。




每走一步,都像是锋利的刀子戳着我的骨头。




而且赤足走在在鹅卵石铺就的路上,腿就像已经不属于自己了一般。




我咬紧嘴唇,绝望地走着。










最后,我走进了公园。




公园的中心,有一棵树。




它长着翠绿的叶子,生机勃勃。




仿佛,并不从属于这个镇子一般。




公园里面没有普通公园所有的器械,只有一片空旷的平地,那棵树,还有一条长椅。




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妇人坐在长椅上,捣鼓着她的钱包。




注意到我,她往我这边扫了一眼,兴味索然地看回她的钱包。




我走进树的阴影里。




泥土从树的根基延伸而出,好像将它围起来一般。




看起来像是花坛的样子。




但花儿都枯萎了,闻起来像是腐烂的垃圾。




看来它并没有很好地附在树边。




我找到一处看起来并没有埋藏东西的地面,蹲下身子。




我放下猫,开始挖掘地面。




泥土意外的蓬松。




摸起来有相当舒服的微凉的手感。




我像鼹鼠一样挖掘着。






我的手臂,是自由的。




我的手臂,是自由的。




它们,有着病痛的症状。




我很感激,现在能够轻松地挥舞着他们。




汗水顺着我的绷带缓缓流下,使绷带开始滑落。




我揉揉鼻子,手沾染上从脸上带来的尘土。




我用袖子粗略地擦了擦,绷带变得更乱了。




汗水接触到火烧般的皮肤时,一阵一阵的刺痛袭来。




我紧紧咬住牙关,忍受住痛苦,继续挖掘。









深坑挖好时,我长舒了一口气。




我将黑猫放入里面,小心翼翼地填埋好。




最后,我合拢双手,捂住眼睛。




我不知道这代表什么意味,但我知道人们一般会对着死掉的……”东西“这么做




乌鸦的声音消失了。







我站起身,准备回家。




起身的时候,阵阵眩晕让我几乎无法移动身子。




我用力眨眨眼,吃力地迈开步子。




离开树荫的时候,一阵疲倦感突如其来。




一整天,就这么过去了。




但太阳仍高高地挂在天上,灼烤着面前的路。




我全身都在痛,但我已经很满足了。










……现在,黑猫可以回归大地了。




当然,我并不认为这是她所希望的。




回归自然。




我只是在满足自己的私欲罢了。




我不想看着到她,这个曾经活着的生物,躺在冰冷的后巷,被乌鸦啄食,被人群踩踏。










回家的路上,我嘴角轻轻上扬,描出微笑的弧度。






经过一个中年妇女的时候,她怪异地看着我。






我抿紧唇。






但回想起来,她奇怪的不是我的表情,而是我的样貌。






我停下脚步,审视自己。






我的绷带磨损不堪,我的衣服散发着血和泥混杂的奇怪气味。




两只手都是黑色的。




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逃出医院玩泥巴的孩子。












母亲会怎么说?




我颤抖着想象。




得快点回家。




回家的路,在这一瞬间看起来是那么的漫长。




我必须在母亲回家之前到家。




我必须换下衣服,洗干净手和脚,换好绷带。




我必须做一个,不怎么努力的孩子。














我完全忘记了,我是一个囚徒。






为了母亲的爱,我必须做一个,永远被绑在她的床上的生物。




我怎么能忘记了这一点?




我出了一身冷汗。


------------------------------------TBC ------------------------------------



评论(15)
热度(158)

© 千世。 | Powered by LOFTER